《芳华》衍生:文工团们最后的下落

2018-12-03   阅读:119

  《芳华》眼看就要成为冯小刚票房最高的电影了。观众看到了过去的年代,也看到了导演心目中的文工团:青春、欢笑、泳衣、美好的。文工团也在当下,成为了一个热词。

  不过承载我们父辈,甚至是上几代人回忆的文工团,其实是从国外引进的。十月一声炮响,给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——以及文工团。延续至今的文工团,创建之初的制度,多来自于苏联的经验。

  其实从古至今,大部分国家都有广义上的“文工团”,比如军乐队。古时的战类似于古惑仔打群架,者胜,不像近代以后人堆得越密、在炮火下丧命的可能性就越大。怎么让士兵们在喊杀震天的噪音中接收上级命令?军乐。曹刿论战时的“一鼓作气”、三国演义里的“鸣金收兵”,负责敲鼓鸣金的人,就是通信兵和信号兵。到了拿破仑攻打莫斯科时,军乐团的作用发挥到了巅峰。这时的军乐队,跟文艺没半毛钱关系。

  工业以后科技发展了,军乐用于指挥通信的功能逐步,变成一种军队文化的代表。如今许多国家都保留了军乐团用于举行典礼。但作为艺术表演人员的文工团,至今却只有俄罗斯、朝鲜、越南和其他极少数国家还存在。1928年,苏联成立了苏联红军歌舞团,专门为军事创作表演文艺节目。

  而这一经验,也被当时一切向苏联看齐的中央苏区采纳。自此文工团这一朵来自子的鲜花,就开始在神州大地上扎根发芽了。

  所有的军队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就是男女比例极度失调。但男女搭配干活不累,又是的真理。女孩虽然肩不能挑手不能扛,但一首歌一支舞,往往就能让疲惫不堪的战士们士气大振,单调枯燥的压抑负能量一扫而空。因此文工团,堪称充电两分钟、一通宵的充电宝。

  1927年,秋收起义部队进行三湾改编后,就已经了开展文化活动是团、营、连各级指战员的任务之一。当时的中国工农红军宣传队,就已经开展了丰富多彩的文娱活动,比如读报、唱歌、猜谜、讲段子等等。宣传队除了表演之外,还要在部队所到之处散发,因此才会有高层“长征是宣言书是宣传队是播种机”的一锤定音。

  到红四方面军把宣传队正式列入部队建制之后,宣传队就一直是我军的正规编制,直到终于进化成了文工团。文工团全称”文艺工作团”,是继承工农红军宣传队的传统,运用歌唱、舞蹈、演剧等多种形式开展宣传活动的综合性文艺团体。

  在抗战时期,文工团的队伍在战火之中反而迅速壮大,团以上部队普遍建立了文工团。在圣地延安,专门设立了培养文工团的大学,即延安鲁迅艺术学院。这所学院的目的在于培养文艺大军,为文工团源源不断地输送力量。

  但当时的师生,许多都是为了追求理想和进步而前来延安的城市青年。无论是音乐系、文学系还是表演系,学内容到教学方式,都是沿用的那一套。唱的是英文歌、跳的是芭蕾舞、演的是歪果仁。这很快引起了高层领导的思考,从提高军队力量来考虑,这些资产阶级的靡靡之音,显然与工农大众的审美水平和欣赏趣味是格格不入的。长此以往,只会腐蚀而非振奋军队的战斗力。

  因此1942年,《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》发表后,鲁艺和各级文工团的面貌焕然一新。一切伤春悲秋的小资产阶级情调都被摒除,扭秧歌、打腰鼓、说快板成为了文工团的时尚和主流。随着我军势如破竹地解放全中国,陕西特产的秧歌腰鼓也流行到了,直到今天的广场舞还时常可见。

  除了提升士气的作用外,文工团还负责着宣传的任务。比如冼星海的《二月里来》,就有“指望着收成好,多捐些五谷充军粮”的歌词,把按时纳粮的通知春风化雨般地吹进广大人民群众的心中。而《白毛女》中黄世仁喜儿的情节,更让无数战士对全国的地主们,必欲除之而后快。振臂一呼“谁谁谁”的口号,往往在文工团还没表演完毕时就已响彻全场。

  而《团结就是力量》《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》《没有就没有新中国》这些在几十年的时间里令数亿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名曲,文工团对于它们的推广也起了关键作用。

  1958年,我军实行大精简。精简决定中,军和军以下单位不得保留文艺团体的建制,只有大军区以上单位才可以保留。命令一下,隶属于成都军区部的战旗歌舞团等仍然保留,而隶属于中央警卫团的文工团则予以撤销建制。但其实军级单位以下,也仍然有很多自己组建的文艺演出团体,不过因为按照不能叫文工团,所以叫“演出队”。

  而在此的七八年后,一身绿军装开始成了无数热血青年的终极向往——但参军并不容易。像《芳华》中何小萍那样生父尚在服刑的黑五类子女,究竟是怎样通过重重的政审关,成功成为一名部队文工团正式的,似乎是一个导你行你就行的范例。

  2004年,全军文艺团体进行了整编,取消了军区以下的所有表演团体。文工团根据依属单位氛围。第一级隶属于总部,比如总部的文工团就简称总政文工团;第二级隶属于军种部队,比如空军的空政文工团、海军的海政文工团、的文工团;第隶属于当时的各大军区——现在叫战区,如军区的战友文工团、济南军区的前卫文工团。

  而名为文工团的文艺团体,也不一定都是军队的,也可能是企事业单位的。比如煤矿有煤矿文工团,铁有铁文工团。除此之外,许多大厂矿大企业都有一个由工会或厂办组织的文艺团体——例如职工歌舞团,既有吹拉弹唱的人才,也有年轻漂亮的厂花。举行活动或上级视察或接待来宾时,歌舞团就会到场,助兴表演,活跃气氛。

  总政宣传部艺术局原局长汪守德曾说过:“军队的力量主要来自教和职业,我们需要借助文艺。”文工团的设立,对我军的战斗力提升是起了巨大作用的。但随着时代发展,一些文工团的问题也逐渐出来。近年来凤凰传奇、超女纪敏佳等许多明星都进入了文工团,但某些人挂靠文工团只是为了背靠大树好乘凉,心中还是只有商演,没有为国歌唱的冲动。

  文工团走到今天,也在逐步朝市场化的方向发展,从文工团也走出了不少知名明星。比如赫赫有名的空政文工团,不但从中走出了李雪健、濮存昕、王学圻、闫妮和韩红,而且《武林》、《炊事班的故事》、《家有儿女》一系列热剧也出自该团。今年红透半边天的《战狼》系列,制作方与南京军区文工团也有密切的关系。

  在当今世界,无论是否存在文工团的编制,军队都有文化消费的需求。以市场化的模式来解决这个问题,是绝大多数国家的选择。2013年报道,经过数轮精简,全军在编的文工团已不到两千人。2015年高层再度宣布裁军,文工团又一次成为了关注的重点。或许在不久的将来,文工团即将完成它的历史。

  跟所有的机构团体一样,文工团有的一面,也难免有不为人所知的一面。将文工团过度妖和污水化的观点,并不符合客观实际。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江湖上的事情,哪里不是大同小异?做坏事和错事的永远是一个一个的人,而不是团体。

新媒体

温暖军营:总队文工团情暖新
韩家脊社区爱心食堂的志愿者为独居老人送餐(11月22日摄)。韩家脊社区有居民1.3万户,其中的开元南街小区是拆迁安置小

艺术家马玉涛被死亡 所属战友
今日(8月27日)上午,微博认证中国人民协商会议委员的账号画家吴欢在网上爆料,老艺术家马玉涛去世,他发文称:一代人

前线文工团最新消息!他们出现
瞧,前线文工团的老师们在安徽泾县现身了,他们在这里干了一件十分有意义的事! 哇,真的是前线文工团的老师。他们说这

火箭军的这部MV 透露出军改新
原标题:火箭军的这部MV,透露出军改新动向撰文 董鑫军改又有新动向,这次是引人瞩目的文工团。今天( 今天(14日)下午